834改朝换代(1 / 1)

公元206年,大汉武德六年,五月初一。

刚刚从把都城迁到洛阳的皇帝刘冯,在洛阳的皇宫大殿上,在满朝文武的见证下,举行了禅让大典,将帝位禅让给了摄政王张彦。自刘秀建国,至今时今日,享国一百八十一年的大汉江山,终于完美的谢幕。

同日,作为新的皇帝,张彦在洛阳举行了登基大典,改国号“燕”,定年号为太平,以今年为太平元年,并且大赦天下。

在国家的政治体制上,新的朝廷继续沿用三省六部制,并且军政分离,废除内阁制度,不再设立丞相一职,将权力全部收回到自己的手中,一改他在当摄政王时所推行的限制皇权的一系列措施,最终还是回到了封建王朝的老政治体系上,将所有的权力都牢牢的握在了自己的手里。

事实证明,限制皇权、三权分立等一些学说,根本适应不了这个时代,张彦还是只能走回老路,并且用三省六部制进一步加强了中央集权,使得皇帝的权力至高无上。

新的朝廷虽然建立起来了,但是朝中的官员任命却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,所有官员官职如旧,只是稍微改动了几个官员的任命,擢升了几个才华显著的年轻人而已。

登基大典之后,张彦正式颁布第一道圣旨,其要义为:废除奴隶制,坚决杜绝买卖人口,全国重新丈量土地,普查人口,各州、郡、县、乡镇均开设学堂,并且制定了一套拳术,鼓励全国百姓都要练武等。

除此之外,张彦收回了以前所有的爵位封赏,准备重新制定之后,他日再另行封赏。

开国大典举行过后,全国人民举国欢庆,所有各州、郡、县都要在一个月之内统一的更换旗帜。早在迁都前就已经准备完毕的东西,已经全部送到了各地,更换只是片刻的事情。

至此,从黄巾之乱开始。到大燕一统,历时22年的动乱,中国又再一次的回到了统一的道路上。只不过,皇帝换了人,从刘氏换成了张氏。

就在张彦登基的第二天。张彦的族谱也被公之于天下,当年功成身退的留侯张良的后裔,成为了现在天下的主人,而作为大汉最后一个皇帝的刘冯,被称之为汉末帝,记录于史书之上。张彦封刘冯为琅琊王,作为刘氏的延续。

从大乱开始,到全国一统,这二十多年的动乱中,让中国的人口减少了一大半。刚刚登基称帝的张彦,深刻的意识到休养生息的重要性,便主动提出了一个长达十年的休养生息的计划,用于恢复国力。

十年后,帝都洛阳。

喧闹的街头,行人络绎不绝川流不息,规整的街道两边,各种各样的门店林立,旌旗招展,顾客往来不绝。显得十分热闹。

街头各色穿着打扮的人都有,这里是大燕国都洛阳最热闹的市集之一,只要一到了饭点,这里就会被堵得水泄不通。走在路上都能闻到混在一起的各色饭香,让人回味无穷。

忽然,街市的入口处驶来了一匹快马,那马背上的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,头上戴着一顶乌纱帽,腰中系着一口绣春刀。背上披着一件外黑内红的披风。那人一来到集市的入口处,看到前方人头攒动的热闹场景,眉头便紧锁了起来,勒住马匹停留在原地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?

这是大燕的一名锦衣卫,而他的身上带着一封极为重要的密函,是要呈现给当今陛下的,但是走到这条必经之路上时,却被这拥堵的人群给难住了,是策马横冲过去,还是调头绕行?

一时之间,这名锦衣卫拿不定主意,竟然愣在了那里。

这里是从城门前往皇宫的必经之地,如果绕道而行的话,只怕会耽误许多时间,而且这封密函也是陛下急着要的,十年前的时候,这片集市还不是很热闹,可就是在这最近的五年间,这片集市因为建立了一座四海酒楼,从而变得越来越热闹了起来,并且还带动了整个集市的生意都跟着一起好了起来。

“驾!”

忽然,这名锦衣卫大喝了一声,双腿夹紧马肚,便策马向前狂奔,马背上的骑士终于做出了他的选择,他决定策马横冲这片集市,争取以最短的时间将手中的这封密函送到当今的陛下手里。

锦衣卫一边策马狂奔,一边冲前面大声喊道:“快闪开!都快闪开!”

集市上的行人见到锦衣卫冲了过来,纷纷避让,但眼神里却充满了鄙夷。

锦衣卫一路狂奔一路喊,大家都躲避的非常及时,但就在这时,锦衣卫正前方有一个五六岁大的男童,正在哭喊着找他的妈妈,大致是和妈妈走散了,忽然看到锦衣卫策马朝他冲了过来,他吓得双腿哆嗦,竟然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“快闪开!快闪开!”锦衣卫见状,也是一阵惊慌,如果这个孩子再不闪开,他就要撞上去了,这么大的孩子,能够经得起什么撞,如果真撞上了,还不得撞死了?

可是那孩子只管哭,一个劲的叫妈妈,却无法躲闪。

锦衣卫眼看就要冲撞上去了,见那孩子不避让,便急忙去拉缰绳,奈何马匹冲击的速度太快了,竟然无法止住,还是朝着那孩子冲撞了过去。

其余人见了都是一阵惊慌,有的更是大声喊了出来,要知道,孩子是祖国的未来,皇帝非常重视下一代,如果有人伤害到了孩子,肯定是死路一条,纵然是皇帝陛下的锦衣卫,也不外如是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一个年轻人忽然从空中跳了下来,直接落在了那孩子的前方,长臂一伸便将孩子给抱了起来,然后抛给了刚到路边的同伴,而他则双脚分开,摆开了架势,直接站在路中央,伸出双手,竟然妄图挡住那匹冲撞而来的马匹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,但见那匹马瞬间冲撞了过来,那个年轻人的一双大手直接按住了马头,大喝一声,使出了全身力气,身体只向后退了两步,竟然便将那匹大马给按倒在地上了,而那名锦衣卫也摔倒在地。

所有人都不敢出声,锦衣卫毕竟只听令于皇帝一人,即便是朝中大臣见了,也要躲避,这个年轻人居然让锦衣卫如此狼狈,大家都为这个年轻人捏了一把汗。

“嘛哩个把子!疼死老子了!”锦衣卫大声喊叫了起来,同时从地上跳了起来,凶狠狠的瞪着那个年轻人。

那年轻人面目冷峻,剑眉星目,肤色略显黝黑,但浑身上下却充满了肌肉,个子高挑,足有八尺五高,可眉宇间,却透露着一股子稚气,其年纪也就十五六岁左右。

“你他娘的臭小子,没看见老子是锦衣卫吗?居然连我的路也敢拦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锦衣卫指着那年轻人便大骂了起来。

“砰!”

那年轻人二话不说,举手便是一拳,正中那锦衣卫的鼻子,那锦衣卫登时鼻血直流,而且还眼冒金星。

锦衣卫立刻抽出了腰中的绣春刀,大声嚷道:“混帐东西,你……”

不等锦衣卫把话说出来,那年轻人上前又是给了他一拳,打的他五脏六腑都快要翻了!

那年轻人还要上前去打,从人群中跳出来了另外一个面黄肌肉的年轻人,一把拦住了那个年轻人,说道:“少主人,够了,你手重,再打的话,我怕会出人命,而且对方还是锦衣卫,要是让老主人知道了,不好……”

“老主人也不能如此纵容他们胡作非为啊!”年轻人气愤的说道。

“老主人日理万机,这等小事只怕照顾不到,更何况锦衣卫也是仗势欺人,老主人未必知道。少主人,你要是有气的话,就把气撒在徐指挥使身上不就行了,这里人多,我们还是快些走吧,万一巡防营的人来了,只怕看见了少主人在这里,老主人那里不好交代,毕竟我们这次是偷跑出来的……”

年轻人听了那面黄肌肉的人这么一说,也不在找事了,见那孩子没事,已经被他的妈妈抱住了,便和仆人一起转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。

锦衣卫被打,事情较为严重,但是却找不到人,而且看热闹的人也怕惹事上身,索性就一哄而散,像是没有发生一样,那锦衣卫也只能自认倒霉,起身牵着马走过街市,最后才骑马直奔皇宫。

此时此刻,皇帝张彦正在武德殿上批阅奏折,如今的张彦和十年前相比,少了一份飒爽,却多了一份成熟,已经步入四十岁的他,在处理国家政务的同时,也不忘记强身健体,所以身体一直都很好,还是那么的英气逼人。

不多时,外面进来了一名内侍,来到张彦身边,低声说道:“启禀陛下,西域急报到了!”

“快宣!”

片刻之后,一名锦衣卫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中拿着一封密函,快步走进了大殿,正是在街市上被打的那名锦衣卫。

不等那锦衣卫开口,张彦首先注意到了那名锦衣卫脸上的伤,眉头紧缩,便当先开口问道:“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(未完待续。)

最新小说: 道家祖师 装甲轰鸣 万神祖师 超级杂牌军 神捕乱宋 在士兵突击开始二次军旅生涯 我真的不想当城主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我要做秦二世 明末军阀